經濟謎題

 

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前主席葛林斯班曾經對美國公債殖利率缺乏敏感度感到不解。美國自2004年7月開始調高貨幣政策利率,聯邦資金利率(金融業隔夜拆款利率)目標由1%逐步調高至2006年7月的5.25%。然而,10年期公債殖利率卻始終在4%至5%之間徘徊。經濟學家開始大作文章,提出各種理由解釋短期利率高於長期利率(亦即,殖利率曲現線呈現負斜率)的不合理現象。其實,解開這個謎題的關鍵在於,為什麼有人願意高價購買美國長期公債?

近年來,東亞各國累積了將近3兆美元的外匯存底,這些錢,大半用於投資美國公債。美國公債也許沒有信用風險,但利率風險卻很高。以10年後到期的公債為例,若殖利率由4%上升至5%,則投資公債的本金評價損失將達7.7%。然而,對東亞各國央行而言,匯率風險和利率風險顯然不是問題,因為,其對外公開的財務報表毋須經會計師依照一般公認會計原則辦理簽證,匯兌損失和資產評價損失數字究竟有多少,國會和社會大眾均不得而知。歐美先進國家中央銀行年度決算財務報告均須送請國際知名會計師事務所辦理簽證,再提報國會。

台灣也有殖利率曲線趨於平坦化的問題。但原因不是外國央行購買台灣公債。台灣3兆餘元的公債大部份由金融機構持有。台灣郵政可能是最大客戶。票券業也是公債投資大戶,它們從事一種很奇怪的行業,稱為「養券」;亦即,票券公司買入公債以後,利用公債作為擔保品從事附條件交易(repo),以取得資金來源。

除了上述殖利率曲線平坦化問題外,近年來,進口物價大漲,消費者物價卻不漲,也是一件令人覺得奇怪的事。目前,行政院主計處發表的物價指數均以民國90年(2001年)作為基期。2007年上半年進口物價指數平均為134.68,表示當期進口物價較2001年上漲34.68%。同期間,躉售物價只上漲21.36%,消費者物價和出口物價則幾乎沒有變動,只分別小漲4.33%和1.32%。臺灣為加工出口型經濟,主要的進口項目為農工原料、能源和機器設備。原料價格大漲後,成品售價竟然不必反映成本!有人認為,這是因為景氣不佳,所以老闆自行吸收成本上漲的損失。短期間也許可能,但絕不可能持續多年。因為,作生意就是要將本求利;俗語說:殺頭生意有人作,賠錢生意沒人作,企業又不是慈善事業,不賺錢就要收起來了,哪一個老闆願意長期補貼消費者(臺電例外)?讀者不妨看看郭台銘,錢多到能夠包私人飛機載女朋友兜風,真的是「賺翻了」!

那麼,到底誰吸收了原料成本上漲差額?解開謎題的關鍵在於主計處發表的薪資和生產力統計。這項統計的基期也是2001年,2006年單位產出勞動成本指數為80.57。換言之,2006年與2001年比較,企業為每單位產品平均付出的工資成本減少了19.43%。這是如何辦到的呢?答案是,這些年來,臺灣勞工的生產力大幅提昇,但工資卻未等比例調高。2006年勞動生產力指數134.47,亦即,2006年臺灣勞工的生產力較2001年提高34.47%。相對而言,2006年每人月平均薪資42,293元,只較2001年的38,586元增加9.6%。以上敘述也許比較抽象,舉個例子來說明比較容易理解。臺北捷運通車以後,每列電聯車能夠載運的旅客比每輛公車多出很多。亦即,捷運司機的勞動生產力比公車司機高出很多,但兩者的薪水卻差異不大。

如果更深入的推究,臺灣工資為什麼不能隨生產力調高?這應該是全球化的結果。冷戰結束以後,1990年代前蘇聯集團和第三世界國家紛紛放棄鎖國政策。亞洲地區,光是中國和印度就有數億的勞動力投入國際競爭,加入國際加工出口行業。臺灣碰巧也差不多在這個時候開放國人前往中國探親,導致傳統產業大量外移中國。從世界整體看來,冷戰結束以後,全球勞動市場突然加入大量的生力軍,中國、印度等原先存在的大量隱藏性失業人口,現在均加入就業。在全球勞動力供給過剩的大環境下,臺灣勞工能夠找到工作就已經算很幸運了,哪敢挑三撿四,要求調薪!

以上的事實,也可以說明為什麼近10餘年來世界主要國家的消費者物價出奇地平穩?因為,低工資抵銷了高漲的原物料和能源價格。但是,供給也會為本身創造需求,中國和印度的廉價勞工,現在賺的工資不高,而且大部份收入都用於儲蓄,但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一旦這些人開始加入分享世界資源的行列,經濟學家們(尤其是中央銀行家們)又會再一次體驗到經濟法則的威力。歸根究柢,世界資源有限,人類慾望無窮!

 

回首頁     聯絡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