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維護金融穩定架構

 

依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發表研究報告(Toward a Framework of Safeguarding Financial Stability),維護金融穩定工作日益受到重視。世界上已經有十多家中央銀行定期發表金融穩定度評估報告,IMF、國際清算銀行(BIS)和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也定期編製該類報告。目前對「金融穩定」尚無公認定義。作者將其定義為,金融體系具有下列能力的狀態:

一、  能夠跨越時空,將資源有效率地配置到各種經濟活動上。

二、  能夠評估及管理各種財務風險。

三、  能夠承受各種衝繫。

評估金融穩定度不能只看金融不穩定事件,還要採取前瞻性方法,找出未來可能帶來金融動盪的各種弱點。由於金融不穩定常常源自平常不太可能發生的事件,諸如,天災、市場情緒突然變化等,因此,應注意者不是平均數,而是極端值。此外,維護金融穩定政策涉及利弊權衡問題,例如,提高對銀行償債能力的要求可以增強各銀行承受衝擊的能力,但也會增加銀行資金成本和減少其授信量;外匯管制可以減低某些與國際資本流動有關的風險,但也會侷限國內金融市場效率;提供最後貸款者融資和實施存款保險有助於維護短期金融穩定,但也會衍生道德風險和反淘汰問題,不利於長期金融穩定。

中央銀行金融穩定度分析重點在於,檢視會影響金融體系健全性和經濟活動的各項風險因素和弱點。這些風險因素和弱點有源自金融體系內部者,也有源自實質經濟面而傳遞至金融體系者。兩者的政策意義各自不同:金融體系內生因素可以透過金融監理或風險管理予以解決;對於來自金融體系外部的干擾(例如,天災、政治事件等),只能設法緩和其影響。例如,加強金融機構、金融市場和金融基礎設施承受衝擊能力,或建立備援系統以保護重要資訊等。

金融穩定度分析不只是要找出潛在干擾因素,還要分析金融體系承受衝擊的能力,諸如,金融機構資本的緩衝能力、保險或再保險契約的可靠性,以及防火牆、安全網和備援系統的運作狀況等。由於金融穩定度分析必須注意者為可能發生的異常狀況,因此,抗壓測試為有用的工具,可用以衡量個別金融機構、銀行體系和整體金融體系承受衝擊能力。未來各國尚待努力者為,研發整體系統抗壓測試方法,將不同金融產業部門間的聯結關係列入考慮,並分析衝擊發生後,對其他金融機構和實質經濟的間接影響。

對金融不穩定狀況的處理,可以區分為預防、矯治和危機處理三個階段。例如,1990年代下半葉荷蘭房價和房貸餘額均倍增,且房貸金額與房屋估價之比常有超出100%情形。因此,荷蘭中央銀行採行各種矯治措施,包括:加強金融機構房貸業務申報規定、鼓勵金融機構辦理抗壓測試以評估潛在風險、對房屋市場狀況公開表達其關切、對銀行進行道德勸服、對家計部門進行調查統計以瞭解其房貸資金去向和潛在風險、建議相關機關限制房貸利息可抵稅額度等。這些措施有助於化解失衡問題,使危機不致發生。

2001911事件發生後,國際支付系統維持正常,但貨幣市場流動性嚴重不足。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因此宣布,將無限制供應流動性。在Fed和歐元體系分別挹注8百億美元和7百億歐元下,金融體系維持正常運作。接著,Fed和歐洲中央銀行(ECB)簽訂5百億美元換匯協定,以支應之後數日的流動性需求,避免發生跨國傳染問題。此外,關閉紐約證券交易所一週;FedECB並分別宣布調降利率0.5個百分點,以紓解市場壓力。

金融穩定度分析類似於傳統的總體金融監理分析(macro-prudential analysis)。IMF鼓勵各國編製及發表IMF執行理事會於20041月修正通過的「金融健全性指標」(FSI)。其中包含12項核心指標(適用於所有國家)、27項建議指標(各國得視狀況採行)。

金融穩定度分析目的在於輔助傳統的個別金融機構監理,主要任務為監控金融機構集體行為,尋找會影響金融體系穩定的各種風險因素。舉例而言,銀行增加對不動產或某一產業別放款可以獲利。然而,若全體銀行均大量擴充對不動產或某一產業別的曝險,則從總體金融監理觀點,值得留意。

金融穩定度分析著重金融機構整體合併資料,因此,必須包含海外分支機構和子公司。此外,同業間的往來部位也不互相抵消,以便監控「傳染」風險。FSI如能輔以「抗壓測試」(stress testing),則可以增加其效用:

一、  抗壓測試通常用來估計各項衝擊事件對FSI的影響。例如,衡量總體經濟衝擊事件對金融體系的影響時,即是計算其對金融機構資本比率的影響效果。

二、  進行抗壓測試可以瞭解各項FSI間的關聯性。例如,使用信用風險模型進行抗壓測試,可以衡量逾期放款比率與資本比率間的相互關聯性。

三、  可以用抗壓測試評估某些類FSI難以衡量的風險因素。例如,銀行間的「傳染」風險。

                        

英國案例

2005年英格蘭銀行調整其金融穩定處的工作方法,今後不再評估所有的總體金融風險,而改為專注於少數重大的風險項目,並就重大系統風險事項,研訂清楚的對外溝通和追蹤處理策略。配合工作方法的調整,英格蘭銀行自200511月起調整金融穩定處的組織和分工。金融穩定處配置120人。除督導執行理事和後勤支援人員外,其餘100位工作人員,原先劃分為5個組:國際金融、市場基礎設施、金融業暨金融監理、總體金融風險、和金融穩定評估。改組後,變成4個組:

一、  國際金融組(International Finance Division):配置15人,負責辨識、分析和評估源自主要新興市場經濟體,與英國金融穩定有關的潛在風險事項,並推動減低該類風險的政策措施,以及就下列事項進行研究及提供建言:資本市場開放狀況、國際金融機構、和強化國際金融制度。

二、  系統風險減低組(Systemic Risk Reduction Division):配置38人。負責評估英國金融基礎設施現在及未來的抗壓能力;執行英格蘭銀行監管支付系統責任;設計政策,減低支付清算系統及參加機構的系統風險,例如,研訂資本和流動性準則、強化支付及清算機制等。

三、  系統風險評估組:配置37人,負責辨識、分析和評估源自英國和主要工業國家,影響英國金融穩定的各項潛在的風險因素(亦即,英國和國際的信用風險、市場風險、和金融業的抗壓能力);配合系統風險減低組擬訂減低風險政策;彙編金融穩定度半年報;提供英格蘭銀行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後勤支援,並負責參與「常設委員會」(Standing Committe,由財政部、英格蘭銀行和金融監理局派員組成);協調聯繫綜合業務,包括金融穩定架構的設計。

四、  金融危機管理組:配置10人。設計金融危機管理流程,包括英格蘭銀行內部作業程序和外部(三方委員會)作業程序,其中含抗壓測試:建立及保持金融危機管理應變能力。

重要風險項目的評估作業,每季辦理一次。資料來源主要為各機構發表的統計資料。其次,得自金融監理局取得所需資料。英格蘭銀行高級主管亦會不定期邀請各主要銀行負責人舉行雙邊會談,探討涉及金融穩定的相關議題,每年約舉辦20場。

 

瑞典案例

1990年代初葉瑞典曾經發生重大金融危機。促使瑞典中央銀行開始累積知識,建立有關金融穩定度的分析能力。開始時只動用少數人力,工作重點為偵測銀行體系內可能導致金融危機的弱點。1997年秋,瑞典中央銀行開始每六個月將其金融穩定度分析報告對外公開,隨後有30餘國仿傚。維護金融穩定的工作主要有三方面:

一、 制訂法規,規範金融機構的業務:瑞典中央銀行的主要貢獻為,提供金融法規增修意見,及參與國際間金融監理架構的研發工作。

二、 持續監控金融體系:瑞典中央銀行的監控工作主要著眼於整體金融體系相關風險;但也注意個別銀行,因為,為執行其最後貸款者功能,瑞典中央銀行必須持續分析各銀行的經營狀況,才能在危機一旦發生時,及時決定是否提供支援及如何支援。

三、 建立金融危機管理能力:瑞典中央銀行在內部建立危機管理組織,並訂定內規,清楚說明在危機發生時的應變工作劃分,包括如何與媒體聯繫,以及事先研究各種應變措施的法律效果。

金融穩定度評估報告的主要分析事項包括:主要借款人、銀行經營狀況及金融基礎設施。

一、 借款人分為企業戶和家計部門兩大類進行分析;特別著重其負債水準和還款能力。不動產業另外單獨分析,因為其銀行借款占銀行企業戶放款總餘額的三分之一。此外,也分析商用不動產和住宅價格,因為,不動產為銀行放款的重要擔保品。

二、 銀行經營狀況分析項目包括:獲利能力、授信風險、流動性等。

三、 納入金融基礎設施監控對象者包括:瑞典中央銀行本身經營的大額支付系統RIX,以及證券集中登錄機構VPC、斯德哥爾摩證券交易所和小額支付結算系統BGC

為了繼續改進金融穩定度分析工作,瑞典中央銀行邀集國際學術界、中央銀行界、及瑞典銀行界菁英,成立小組進行評估。影響瑞典未來金融業發展的力量主要有三方面:

一、 歐洲金融業的跨國整合:隨著金融機構互相整合,未來母國監理原則可能受到挑戰,例如,瑞典銀行Nordea現在成為芬蘭最大的銀行,地主國是否願意放棄對其金融體系重要部分的監理職責?

二、 銀行風險管理技術的進步:其負面效應為,可能助長景氣循環。例如,經濟不景氣時,授信風險增加,表示銀行需要有更多的資本,結果,可能導致授信緊縮。

三、 愈來愈著重效率:自動化作業及集中處理作業固然可以帶來效率,但政府也必須注意其對市場競爭、整體經濟效率和風險的影響。

 

回首頁     聯絡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