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放款利率僵固問題之探討及導正建議

20024

一、背景說明

(一) 基本放款利率制度的建立

1. 我國於748月廢除「利率管理條例」,取消中央銀行對存放款利率上下限的規定,實施利率自由化。

2. 同年9月國內銀行全面實施基本放款利率制度。

(二) 允許減碼

1. 建立基本放款利率制度之初,銀行公會原先將基本放款利率定義為銀行「對往來優良客戶之短期放款最低利率」;銀行放款訂價,一律按基本放款利率加碼,不得減碼計息。

2. 嗣後由於國內貨幣市場利率走低,而銀行基本放款利率限於資金成本,未能同時大幅調降,致兩者差距逐漸擴大,銀行為免流失優良客戶(具有在貨幣市場取得低利資金能力的客戶),遂建議仿傚美國「超基本放款利率放款」(super prime loan)對部分放款個案改以基本放款利率「減碼」方式訂價。

3. 銀行公會因而於757月修正基本放款利率定義為「對往來優良客戶之短期放款利率」,刪除「最低」二字,允許銀行放款「原則上以基本放款利率加碼方式辦理,但有特殊情況者得減碼」。

(三)     按貨幣市場利率訂價

1. 由於大部分外商銀行在台分行資金來源係以同業拆借為主,因此,其放款大都按平均資金成本(大致與貨幣市場利率連動)加碼的方式計息,而未採行按牌告基本放款利率加()碼的放款訂價方式。

2.   此種計息方式曾獲得財政部認可:財政部82.12.1台財融第821161525號函外商銀行,外國銀行應於營業場所揭示新台幣基本放款利率,惟對於非個人戶之放款,得以「按資金成本加碼」方式代替之,惟仍應揭示。

3.   目前外商銀行基本放款利率僅適用於消費者貸款或小型企業放款,並採減碼方式辦理。

4.   有些外商銀行只辦理大企業放款業務,因此,所牌告的基本放款利率只是為應付主管機關之用,與實際放款計息無關,因此,甚少調整。

5.   基於業務競爭理由,本國銀行也起而效尤,在利率走低時期,競相對大客戶推出按貨幣市場利率計價的放款。換言之,有一部分的大額放款利率早已經在基本放款利率制度實施初期,即與基本放款利率「脫鉤」。

(四)     利息約定條款的統一

1.    基本放款利率制度實施初期,各銀行放款契約對計息方式的約定,並不一致。

2.    849月財政部通函各金融機構,應參照財團法人金融人員研究訓練中心出版的「銀行定型化契約之研究授信及催收有關契約」研究報告,於1年內完成相關契約之修改。

3.    由於該研究報告建議銀行放款契約利息約定條款統一修改為「借款利息按貴行基本放款利率加()年率  %計算,並同意該利率於貴行調整基本放款利率時,自調整日起(或調整日後之第一個應繳款日起),按調整後之基本放款利率加()原約定加()碼數計算」。此後,除前述按資金成本(貨幣市場利率)訂價之放款外,銀行放款均以自行牌告的基本放款利率作為基礎訂價利率。

(五)     不同意分別牌告短期及中長期基本放款利率

1.    8412月交通銀行建議將基本放款利率區分為短期及中長期基本放款利率,其理由為:資產負債利率風險肇因於資產負債到期期限的差異,若採短期及中長期雙軌掛牌,可以降低經營風險。

2.    惟當時主管單位認為:各銀行於放款訂價時,大多已考量期限因素(對短、中長期放款採不同的加減碼標準),且同時公布兩種基本放款利率可能引起一致性之問題(變動方向或變動幅度不一致),易造成客戶誤解,因此,未獲採納。

(六)     允許另外牌告信用卡循環信用利率

為落實保護消費者權益,財政部依照消保會來函,於866月通函各金融機構:各發卡機構信用卡循環信用利率應以年率表示,且應於營業場所牌告之。

二、基本放款利率僵固的原因

(一) 基本放款利率僵固情況

1. 87年中起,金融市場利率開始走低,但基本放款利率則變動很小,出現僵固現象。以913月底與86年底比較,台灣銀行等五大行庫牌告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固定)平均調降3.7個百分點(6%調降至2.3%),但基本放款利率只調降0.175個百分點(7.5%調降至7.325%)

2. 惟銀行實際收取的放款加權平均利率已經下降,存放款利差並未明顯擴大(本國一般銀行放款加權平均利率由86年的8.25%下降至90年之6.99%),利差由2.89%略增為2.9%),主要因銀行已調降新承作放款利率(詳見附表一附圖一附圖二)

(二)     基本放款利率僵固的原因

1.   由於銀行各類放款原則上皆以基本放款利率作為訂價基準,因此,一旦調整基本放款利率,幾乎全部放款的利率都會受到牽動。銀行基於下列理由,寧願採取依個案審查的方式,於借款戶請求時,逐案調整加減碼幅度:

(1)   資金來源結構發生變化:例如,中長期固定利率資金比重增加,致不願意等幅調降中長期放款利率。

(2)   對未來利率走勢的研判:例如,預期中長期利率下降幅度會小於短期利率下降幅度,致不願意等幅調降中長期放款利率。

(3)   經營策略的考量:例如,對於信用不佳的借款戶,希望其還款,而不願意調降其利率。

2.   銀行吸收存款中,部分採固定利率計息,資金成本不因銀行調降牌告存款利率而立即等幅下降,因此,基本放款利率無法立即反映市場利率走勢。

3.   市場競爭激烈,銀行多以基本放款利率大幅減碼的偏低利率招攬新借款戶(尤其是政府機關及大型公民營企業等優良客戶,目的之一在加大放款餘額,壓低逾期放款比率),導致銀行調降基本放款利率的空間縮小;因為,基本放款利率一旦調降,除了舊放款的利率會下降外,新承作的放款利率也會隨同下降,結果,新承作的放款可能會賠本。

4. 各銀行大多聲稱其基本放款利率主要係考量內部資金成本及市場利率水準訂定,實際的牌告利率調整作業,則主要考量利率調整後對盈餘的影響,及同業競爭能力。近年來,各銀行呆帳費用大幅增加,主要行庫面臨盈餘目標無法達成的壓力,因此,在調降存款利率時,即怠於等幅調降基本放款利率;其他銀行亦樂意跟進。各銀行所聲稱基本放款利率調整方式舉例如下:

(1)  台灣銀行:以直接成本(資金成本)加間接成本(薪資、水電費、各項提存、稅捐),再加上合理收益,訂定基本放款利率,並考量票券市場利率、超額準備之變動、市場競爭力等因素。

(2)  第一銀行:考量因素包括資金成本、機會成本、管理成本、放款策略及經營特性、銀行間之競爭情況、中央銀行貨幣政策及貨幣市場利率走向。

(3)  華南銀行(損益兩平點訂價):以資金成本率加營業費用率(含營利事業所得稅)作為基準,再參酌同業訂價及盈餘目標,訂定基本放款利率。

(4)  土地銀行:考量資金狀況、資金成本(含作業成本)、存放款結構及獲利能力(利率風險、呆帳風險),並參酌市場資金狀況、利率水準及同業競爭情形等因素訂定基本放款利率。

(5)  台北銀行:考量因素包括市場行情、同業訂價、資金成本結構、政策方向等;但主要係參考同業標準訂定基本放款利率。

 

三、問題處理

(一)     近來國內資金寬鬆,銀行存款利率大幅下滑,但基本放款利率降幅相對有限,無法合理反映市場行情,引起民眾非議。為保護房屋貸款戶之消費權益,消保會及公平會於91118日共同召開「金融機構之利率及房屋貸款相關問題」公聽會,決議請中央銀行及財政部「專案研究銀行業者以基本放款利率加減碼決定房貸利率之妥適性」。本行因而函請銀行公會研提改進方案,於4月底前函送本行(銀行公會於5月底才作成決議,詳見第())

(二) 由於國內部分金融機構被檢舉一致拒絕調降基本放款利率,涉有聯合行為,公平會於91418日委員會議提出討論,會中決議:

1. 依目前現有事證,尚難認國內金融業者有一致拒絕調降基本放款利率,藉機擴大利差之聯合行為情事。

2. 基本放款利率業有僵固性,未能即時反應市場行情,已有間接減損房貸市場價格競爭之虞,建請中央銀行及財政部檢討改進。

3. 鑑於一般民眾普遍有房貸利率過高、過於僵化之疑慮,於目前進行基本放款利率檢討之過渡時期,建請金融業者同時提供如定儲利率等其他較為彈性且更為透明之訂價方式,供房貸借款人自由選擇。

(三) 對於消保會及公平會的意見,本行已作下列處理:

1. 透過各種途徑對銀行進行道德說服:本行已多次召集會議或發布新聞稿,一再呼籲銀行應主動調降舊房貸戶利率。最近於91320日邀集38家銀行召開會議,要求各銀行對於房貸利率目前仍高於8%以上者,除逾期繳款戶等特殊個案外,儘速調降至8%以下;經統計,截至415日已有137,263戶舊房貸戶受惠。而自上年以來,本行接獲陳情舊房貸利率過高之電子郵件、書面申請書等1千多封,經函請相關銀行酌予考量後,多能適時調降貸款利率。

2. 專案檢查銀行辦理舊房貸情形。

3. 公布各銀行處理新舊房貸措施一覽表資訊:為增進資訊透明度,方便民眾選擇最有利的房貸往來銀行,維護消費者權益,本行主動公布上開資訊並貼於網站(www.cbc.gov.tw)上,以供民眾查閱。

4. 鼓勵銀行更改房貸利率訂價方式:鑑於基本放款利率改制實非短期間可以完成,本行乃鼓勵銀行更改房貸計價方式,使其具有彈性,在91年初,本行已核備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及大眾銀行所推出之「定儲利率指數型」房貸商品,該項商品係以10家銀行一年期定儲固定利率平均數作為訂價基準,具有資訊透明、可以反映金融市場行情等優點,有助於保護房屋貸款戶的消費權益;最近再度核備花旗銀行推出「活利型房屋貸款」(以票券次級市場利率作為訂價指標)。此外,尚有多家本國銀行及外商銀行亦正在規劃推出較為彈性且更為透明的房貸利率訂價方式,供房貸借款人自由選擇。

(四) 為加速推動基本放款利率改制,本行於9153日邀集消保會、公平會、金融局、銀行公會,以及台銀、土銀、合庫、三商銀、台北銀行、中國信託商銀及華信銀行等開會研商,會中獲得下列共識:

1. 各銀行可規劃推出較為彈性且更為透明的房貸利率訂價方式,供房貸借款人自由選擇。

2. 各銀行可參考美英先進國家經驗,依下列原則積極改進其放款訂價制度:

(1)  放款訂價指標(包括基本放款利率)應符合市場性、代表性及透明化原則。

(2)  放款訂價指標可研究改採多樣化方式:除以基本放款利率作為訂價基礎外,企業大額及短期性放款可依貨幣市場利率訂價,房貸利率可採用定儲利率指數訂價等。

(3)  改革後之基本放款利率訂價制度應一律採取加碼,不得減碼。

(五) 本行也曾多次邀請個別銀行簡報其「基本放款利率制度具體改進方案」,依最近的簡報資料顯示,已有銀行擬妥可行方案,可望在近期內完成改革:

1.  中國信託商業銀行:

(1)  未來基本放款利率擬以金融業隔夜拆款利率三個月平均數作為調整基準,每三個月調整一次。

(2)  計劃自919月開始牌告新基本放款利率。

(3)  對於按舊基本放款利率約定計息方式的放款,將勸導借款戶改訂新約。完成放款契約改訂工作後,即停止牌告舊基本放款利率。

2.  華信銀行:

(1)  未來基本放款利率擬以重貼現率作為調整基準。

(2)  由於該行擬變更名稱為「建華銀行」,因此,基本放款利率改制作業將配合變更名稱作業同時進行,計劃自921月開始牌告新基本放款利率。

(3)  該行近期將推出「定儲利率指數房貸」,大企業放款原已按貨幣市場利率計價,因此,未來適用基本放款利率者,只剩中小型企業放款1千餘戶。

(4)  對於按舊基本放款利率約定計息方式的放款,該行將動員全部帳戶管理員預先與借款戶洽訂新放款契約(依新基本放款利率訂價),並約定自改制日起新契約生效,舊契約同時失效。

(六)     研擬修正中央銀行法:

1.       現行中央銀行法第22規定(本行得視金融及經濟狀況,隨時訂定銀行各種存款之最高利率,並核定銀行公會建議之各種放款利率之幅度),已不符利率自由化精神。

2.       未來修法方向如下

(1)   授權本行訂定「金融機構利率揭示規則」,要求金融機構對存放款客戶充分揭露訂價資訊。

(2)   本行得要求金融機構申報其存放款訂價資訊。

(3)   金融機構存放款訂價有不正常情形,致有影響消費者權益之虞者,本行得要求改善。

(七)     銀行公會改進決議:

91530日銀行公會理事會議決議依下列方式改進基本放款利率制度:

1.       由各銀行自行選定以重貼現率、金融業隔夜拆款利率或其他基礎,作為基本放款利率調整基準。

2.       房貸利率由各銀行自行選定按「各銀行本身之新基本放款利率」、「主要銀行之定期存款(或定儲)平均利率」、「短期票券次級市場平均利率」或「郵匯局一年期或二年期定期儲金機動利率」等作為訂價基礎。

3.       實施初期,各銀行暫時採行新舊基本放款利率「雙牌告」之方式,俟舊貸款案件全部屆期清償或換約後,再取消舊基放利率之牌告。

4.       新放款利率訂價方案之實施基準日由各銀行另訂後呈報中央銀行。

 

四、結論與建議

(一) 探討我國基本放款利率所以呈現向下調整僵固性,主要係因在利率下滑時期銀行多以對新承作放款減碼計息的方式因應。對於舊有借款戶提出的降息要求,則以依個案審查的方式,增加減碼幅度;而不願意反映市場行情,全面調降基本放款利率。此種作業方式,對於借款期限很長的房貸戶權益傷害頗大。益以近年來房地產行情大幅下滑,舊有房貸戶如果想要改向其他銀行轉貸,各銀行基於風險考量,擔保品估價大都趨於保守,且壓低擔保成數,導致轉貸前必須先償還一筆相當金額的借款,此非一般薪水階級的房貸戶所能負擔。

(二) 參考美、英等先進國家經驗,銀行放款訂價大多朝向多樣化發展,對大企業放款以貨幣市場利率作為訂價基準,對消費者放款則以貸放機構本身所不能操控的外部利率指標作為基準;基本放款利率僅適用於中小型企業;而主要銀行基本放款利率則與貨幣政策目標利率連動。目前我國基本放款利率改革方向,符合國際主流。

(三) 在利率自由化的環境裡,有必要加強消費者保護工作;除督促金融機構充分揭露資訊外,並於消費者權益遭受不當侵害時,能夠有效因應。

(四) 未來我國銀行基本放款利率無論係以重貼現率或金融業隔夜拆款利率作為調整基準,均與貨幣政策目標利率息息相關,因此,本行公開市場操作工作也必須加強,讓貨幣政策目標利率充分發揮引導市場利率走向的功能,並緩和利率短期波動(volatility),降低利率風險,讓存放款利差得因利率風險貼水的下降而縮減,增進整體經濟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