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政府組織再造

2002年11月17日 

由於政府財政赤字逐年擴大,因此,政府組織再造問題,逐漸浮上檯面。然而,目前的工作重點似乎只是著眼於裁減人力以減少開支,未注意到提昇行政效率、增進政府效能的積極意義。

為了精簡人事,因此,進行每一個單位、每一個人員的工作量統計,希望找出呆人、呆單位,然後予以裁減,以達到縮減編制,減少開支的目的。不過,這種方法可能收效不大,因為政府單位習慣於因人設事,工作很忙、工作量很大的單位,不一定就是對人民福祉有貢獻的單位。舉例來說,我國的司法判決的公正性經常受到質疑,法院更是積案如山。如果進行工作量統計,相信這些司法單位早已超出負荷。但是,有很多的工作量事實上是人員不適任、工作品質不佳、工作流程和組織編制不合理所創造出來的。試問:即使是簡單的裁判案件,如果各級法官不盡到調查責任,只是不斷地發回更審,讓當事人在三級法院間來回奔波,再多的人力也是無助於司法威信的建立。

因此,政府組織再造問題,應該著眼於下列三個重點:

一、建立施政優先順序

政府應該有量入為出的觀念,只求將現有人力作最合理的運用,而非承襲一切過去辦理的業務。為了將人力作最合理運用,首先必須將政府所有部門的工作項目列出,檢討其優先順序,並分門別類重新歸類,然後,根據其性質,將任務重新分配,賦予各個工作單位。各個工作單位再根據其分派任務,因事求人。如此,才不會出現民間認為政府單位冗員充斥,效能不彰;政府部門人員卻工作做不完,必須經常加班的情況。

 二、檢討組織層級和作業流程

目前政府部門效能不彰,與組織編制不合理,工作流程過長有很大關係。過去為了解決人事升遷的問題,政府部門不斷擴大編制,增設官位,其結果是官愈多,效率愈低,工作無力感愈重。舉某中央單位為例,一份公文由經辦人員擬稿以後,必須經科內資深專員覆核以後,再呈科長覆核,然後呈兩位專門委員覆核,再呈三位副局長覆核,三位副局長覆核完畢後呈局長。局長簽字後,再呈次長和部長。此種作業方式,如果每一關都有意見,一件公文要費多少時間才出得了門?更糟糕的是,在各單位任務不清,政策不明確下,「一國三公」的組織編制,常常使出去的公文出現前後立場不一、文字前後矛盾或文義模糊不清的情況。

三、注意人員不適任的問題

有一個金檢單位,中文系畢業、未修過會計的文書管理人員,在升任收發文單位的科長以後,竟然有一天也被派去當檢查領隊,帶隊出外檢查銀行帳目。由於,不懂銀行帳務,因此,出去外面,也只能裝聾作啞,追求不做不錯的最高公務員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