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實銀行資本才是金融改革最重要的工作

20021220

目前有關金融改革的討論重點,似乎都集中在銀行逾期放款的清理問題上。逾期放款過多,會影響國際人士和社會大眾對國內經濟和銀行體系的信心,也會使銀行耗費過多的人力在清理逾期放款上,無暇顧及正常的授信業務。

然而,清理逾期放款同時也會打壓到不動產市場行情,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因此,很多不動產業者大力遊說政府出資購買銀行逾期放款,並要求將擔保不動產留待市場行情好轉以後,再行處理。也有人主張,與其將大把金融重建基金用在收買銀行逾期放款上,不如用這些錢來振興經濟。

拖延金融問題,全力解決經濟問題的想法,並未掌握到銀行體系不健全與經濟不景氣間的關聯性。不錯,經濟景氣一旦復蘇,金融問題會迎刃而解。問題是,在金融問題未解決前,經濟景氣有可能復蘇嗎?

民國74年十信事件發生後,國內多家金融機構也出現逾期放款比率上升的現象。隨後數年由於出現泡沫經濟,房地產價格大漲35倍,金融問題全部獲得解決,亞信、花企等都起死回生了。將來難道不可能歷史重演?

現在的狀況跟過去有很大的不同。歷史重演的機率看起來似乎不大。為什麼?因為,銀行已經沒有能力擴充放款。

民國74年底國內銀行放款餘額只有1.7兆元,到84年底時增加到10.8兆元,10年內增加了5倍多。這種情況下,房地產價格不漲也難。現在嘛,907月底放款餘額還有14.1兆元,到了9110月底只剩不到13.5兆元。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景氣不佳,銀行授信態度保守,固然是重要原因;更重要的是,很多銀行喪失了擴充放款的能力。我國於民國81間跟隨國際潮流,實施風險基礎資本比率規定,要求銀行自有資本與風險性資產之比不得低於8%。此後,銀行的放款擴充能力即受到自有資本額的制約。資產泡沫破滅以後,銀行資本大幅受損,截至916月底,52家本國銀行中,有7家資本比率已經低於8%;另外有8家資本比率雖然高於8%,但逾期放款比率超出10%,轉銷呆帳以後,資本比率很可能即無法符合規定(參閱文後附表)。

金融體系之於經濟,類似循環系統之於人體,金融體系喪失放款能力,即無法將儲蓄資金導引至生產用途,對經濟景氣當然會產生重大影響。然而,在目前狀況下,銀行資本幾乎不可能增加。由於盈餘大多被耗用於轉銷呆帳,因此,不可能有大幅度的盈餘轉增資;由於投資人信心脆弱,加上很多銀行股價已經跌破面額,因此,大規模的現金增資也不太可能實現。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國家都必須由政府出資解決金融問題的根本原因。

根據以上推論,充實銀行資本才是解決通貨緊縮和提振經濟景氣的最佳良方。困難點在於,由政府出資會衍生國有化問題,民間投資人則不願意以面額購買問題銀行股份。也許,可以訂定一個特別法,授權金融主管機關得強制要求資本比率不符合規定的銀行,發行現金增資股份,這些股份採拍賣方式對外發售,並免除舊有股東的優先認股權,直到資本比率符合規定為止。

 

91.6.30資本比率未達8%銀行

銀行名稱

資本比率(%

逾期放款比率(%

高雄企銀

-24.57

41.39

中興銀行

-23.05

63.45

華僑銀行

4.19

16.00

台東企銀

4.30

25.74

泛亞銀行

6.08

11.85

花蓮企銀

6.69

29.92

農民銀行

7.66

13.99

 

91.6.30逾期放款比率高於10%之銀行(但資本比率高於8%

銀行名稱

資本比率(%

逾期放款比率(%

慶豐銀行

11.59

25.73

高新銀行

9.36

21.03

聯信銀行

13.00

15.21

台中商銀

9.42

14.94

台灣企銀

9.93

12.32

台南企銀

10.06

12.11

板信銀行

9.01

10.99

第七商銀

11.43

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