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三通可以挽救台灣經濟嗎?

2002年11月19日 

直接三通可以挽救台灣經濟嗎?

 

本土化和國際化不是互相對立的。本土化是務實主義,要放棄大中國的迷思,承認兩岸分治的現實。在本土化政策下,對內推動萬年國會改選,對外放棄武力統一中國的戰略,追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對等往來,並希望以「台灣」的身分,融入國際社會。

國際化則是追求對外開放,希望讓人員、資金、貨物、和勞務可以自由進出國界。在國際化政策下,我們開放國內市場,爭取邦交國,要求加入國際組織。

公元2000年,政權朝野易手後,國內經濟也剛好走入景氣循環的不景氣階段,因此,有些人將經濟不景氣歸因於新政府的本土化政策,逼迫政府加速三通。三通就是通郵、通航、通商。事實上,早自1987年蔣經國宣布開放探親以來,兩岸間的三通就已經正式開始了,只是採間接方式,必須繞經第三地香港罷了。

直接三通、接受一國兩制,如果能夠解決台灣的經濟問題,那麼,香港的董建華現在的聲望也不會降到谷底了。我在一場研討會中,聽到香港學者說:香港人普遍認為,現在香港最需要的是領袖,而不是老好人。當然,董建華會當老好人可能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在一國兩制,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的幌子下,董建華當然不能事事向北京的中央政府請示,但也不能放手去做,究竟,天威難測啊!結果,與其吃力不討好地去揣摩上意,不如無為而治,以持盈保泰。

總而言之,經濟問題就要以經濟手段來解決。而要解決問題就必須先認清問題所在。近年來,影響台灣經濟發展的最大因素,還是國際環境的改變。冷戰結束以後,共產國家和第三世界國家紛紛走向改革開放,台灣的加工出口經濟,當然會受到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的強力競爭。企業為了生存,只能將生產活動移向工資和土地成本相對低廉的地區。然後,產業外移衍生出國內投資衰退,勞工失業的問題。

此外,國際貨幣制度的缺陷也是重要的問題根源,亞洲金融風暴的發生,主要就是因為泰國年年出現經常帳逆差所引爆。然而,各國都要追求經常帳順差,哪一國可以有逆差?答案似乎只有美國,而美國自1970年以來,歷年的經常帳逆差累計已接近3兆美元;2000年和2001年的經常帳逆差均超過4千億美元。換言之,只要美國貿易逆差縮減,就會帶來國際通貨緊縮的問題;那也就是現在面對的困境。

擴大內需無法解決產業外移的問題,日本就是個顯著的例子。擴大內需只會增加財政赤字,延長無效率企業的生命,延長經濟結構轉型所付出的調整時間和代價。

抑制資金外流也不是解決問題的良方。台灣欠缺的不是資金,目前中央銀行發行可轉讓定期存單吸收的金融機構爛頭寸約有二兆元,外匯存底超過15百億美元。台灣真正欠缺的是商機,以及將豐沛資金轉換為投資行動的機制。

商機不能由政府創造,因為擴大內需無法解決目前的經濟難題。話雖如此,政府還是可以對經濟轉型提供很大的協助,那就是掃除一切導致調整僵化的障礙,讓人力和資源達到最佳配置。

要協助企業降低工資及土地成本,最先想到的當然是廢除最低工資及放寬農地的使用限制,然而,這些措施會使執政黨付出龐大的政治代價,獲得採行的機會似乎不大。比較可行的應該是進一步檢討放寬人員、資金、貨物、及勞務進出國境的障礙,營造一個有利於企業國際化的環境。尤其可以優先考慮解除外匯管制,開放銀行對非居住民辦理新台幣放款,協助金融服務業的國際化。過去政府高喊發展台灣成為亞太金融中心,但是,有誰聽過有哪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仍然有外匯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