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進醫療制度

2010.9.20

醫生使用的醫療方法不對,不但會浪費醫療資源,而且還會增加病人的痛苦。然而,在現行健保給付制度下,除非病患提起訴訟,否則,醫院和醫生對劣質的醫療行為完全不必負責,收入一毛錢都不會減少。以下是個人的親身經歷:

2010.7.4我在野外跌斷頸椎第二節齒突位置,2010.7.8在臺大醫院動「前固定」手術;也就是醫生從脖子前面切開,用釘子從頸椎34節位置往上釘入,穿透斷裂處,以便固定齒突。由於使用的釘子太長,而且釘入的角度不佳,結果釘子無法完全釘進去,釘頭約有0.5公分突出在外,壓迫到食道和氣管,導致吞嚥困難,且咳嗽不止,連口水都無法吞嚥,晚上必須坐著睡覺,且不斷用抽痰機抽痰,以免自己的口水流入肺部,發生吸入性肺炎,導致整夜無法安睡。

此外,2010.7.8醫生也幫我做了「外固定」手術;也就是把金屬製的「頸胸椎固定架」(HALO-VEST)用4根釘子釘在頭骨上,以免斷裂的齒突位移,壓迫到脊髓神經。租金必須一次直接預付3個月給廠商,共58,000元,健保完全不給付。且58,000元是最低消費,提前返還也不退費。

為了解決吞嚥問題,在臺大醫院住了1個多月,2010.8.14才出院。在醫生朋友介紹下,2010.8.18改到亞東醫院門診。門診當日,楊醫師立即將我的「頸胸椎固定架」取下,改用頸圈,售價只有4,500元。前額和後腦留下4個直徑0.5公分左右的釘孔。亞東醫院的醫療人員說,他們已經5年多未曾使用過「頸胸椎固定架」,除了用釘子「釘頭」的方法太殘酷外,使用「頸胸椎固定架」的後遺症也很大。

在臺大醫院,我無法吞嚥,除了釘頭突出在外0.5公分外,「頸胸椎固定架」的裝設方式不當也有影響。由於頭部被固定在過度後仰的位置,導致食道被拉緊,難以吞嚥。事後瞭解,手術當時,臺大醫院醫生在我頭上釘入4個釘子後,即任由「頸胸椎固定架」提供廠商的業務人員吳先生進入手術室幫我安裝「頸胸椎固定架」。吳先生說:當時病人仍處於麻醉狀態,頭部維持手術當時後仰姿勢。由於未得醫生指示,不敢擅自移動病人頸部,於是,就以當時頭部後仰姿勢裝上「頸胸椎固定架」。天啊!當時還有醫生在場指揮吳先生進行「醫療行為」嗎?

總結而言,臺大醫院所所做的手術,並未達成接合斷骨的目的,反而因為放任釘子突出在外0.5公分,讓病人難以吞嚥和咳嗽,必須住院1個多月。裝設「頸胸椎固定架」加上有問題的裝設方式,也造成病人頸部和肩、背肌肉萎縮,必須進行2個月左右的復健,還讓病人多支出了5萬餘元。但臺大醫院手術失敗所收取的醫療費用和健保給付,卻與亞東醫院的成功手術不相上下。這種醫療收費制度公平嗎?我覺得,放任這種制度長久持續下去,將會由於對優良醫生缺乏鼓勵誘因而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後果。導致醫療界對薪酬要求較低的劣質醫生充斥。

其次,我覺得政府醫療主管單位有必要蒐集國、內外最佳醫療方法案例,並上網供民眾查詢,讓民眾一旦不幸患病,可以很快找到好醫生,並對可能使用的醫療方法有一些概念。醫生們也可以知道自己應該努力的方向,互相學習,提昇整體醫療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