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已經在中華民國憲政史上寫下不光榮的一頁

2013.8.22

基隆市長張通榮因涉及施壓關說縱放酒駕案,遭法院判刑,監察院卻不予彈劾。看到這則報導,讓我很能體會當年孫文說出「豬仔議員」這句話時,心情的悲憤和無奈。

先前報導,有監察委員認為不能彈劾民選首長,所以才會投下反對票。如果屬實,我覺得監察院可以關門大吉了。因為,一般政府官員做錯事,他們的長官都有權力可以把他們免職,唯有民選首長,才需要動用彈劾權去制衡他們的權力。

美國的彈劾權歸屬國會,國會威脅動用彈劾權,迫使尼克森總統辭職下臺的故事,舉世皆知。

更可笑的是,監察院竟然會動用彈劾權,對付自家的秘書長陳豐義。他若確有違法銷毀檔案情事,監察院當然可以把他記兩大過免職。更扯的是,通過彈劾案後,不自行清理門戶,還要移送公懲會去懲處。

監察院老是抱怨說他們有多忙,但是對證據確鑿的事,卻不處理。我最近陳情臺北市政府:拖延30餘年,不依照都市計畫法規定,公告陽明山地區住宅區的細部計畫,或重新檢討都市計畫。內政部曾於民國9812月間發文請臺北市政府儘速落實都市計畫法規定,他們也置之不理。導致大量的民眾住宅,變成隨時可能被拆除的「臨時性之建築物」。而且民眾申請蓋「臨時性之建築物」,還要依據臺北市政府規定的「保變住地區原有合法建築物整建及增建臨時建築暫行作業原則」,委託開業建築師提出申請。手續繁雜,形成貪腐的溫床,民眾早已怨聲載道。

監察院早先還有把我的陳訴書函轉臺北市政府。幾度公文往返,發現臺北市政府確有違法失職,甚至說謊、捏造事實的情事時,卻縮手不處理,連發文請臺北市政府改善缺失的勇氣都沒有!